<p id="9rbnp"><big id="9rbnp"><output id="9rbnp"></output></big></p>

<rp id="9rbnp"></rp>

<noframes id="9rbnp"><sub id="9rbnp"></sub>

<em id="9rbnp"><thead id="9rbnp"><progress id="9rbnp"></progress></thead></em>

<track id="9rbnp"><span id="9rbnp"><progress id="9rbnp"></progress></span></track>

    <big id="9rbnp"><pre id="9rbnp"></pre></big>

    <delect id="9rbnp"></delect>

      大客戶專線:186 7573 8611咨詢熱線:0757-82917621
      全網運營達人
      那些月入十萬以上的都在靠什么賺錢?
      時間: 2016-06-12

      你能賣什么,決定了你的收入最終落在什么檔次。

      而一個人能合法地賣的東西,無非就四樣:1、賣信息,2、賣錢,3、賣他人的注意力,4、賣自己的時間

      最高端的,靠賣信息賺錢


      信息不對稱是白手起家最快的捷徑,越不對稱,越來錢。

      古代消息遲滯,商旅靠A地買,B地賣的差價就能賺取巨額財富,這是因為“什么東西在哪里稀缺”的信息是差價的關鍵,一旦掌握,就站到了價值鏈的上游。

      就我觀察,許多高級打工者,因為最初沒本金,只能從底層打工干起,但一旦做到高階,掌握大量信息資源之后,幾乎都會從做業務切換到做信息掮客,Rainmaker,靠撮合行業內的交易來賺錢了。

      這種撮合交易只需要牽線搭橋,連本金都不需要,只要做成一單,一年里剩下的日子就可以歇著了,這種錢賺起來,可比自己親力親為,當老黃牛要劃算的多。

      壟斷了信息交換節點的人,往往在體系中擁有最大的議價權,什么都不需要自己干,光靠制定游戲規就能賺錢。

      一位資管公司的小頭目,團隊10個人,2015年項目分成1000萬,自己一個人拿走850萬,手下9個人分剩下150萬,活都是手下干的,自己輕輕松松。手下那些人因為處在信息鏈的下游,所以湯是有的,肉是沒的。

      還有最近引發網友廣泛關注的“魏則西事件”。這起事件暴露了的也是百度利用信息謀利的利益鏈。

      被媒體多次曝光的“百度推廣,競價排名”業務,這次又被魏則西死亡事件推到風口浪尖。百度前員工透露,醫療類推廣占百度總收入的40%以上。據這位曾接觸過百度推廣醫療行業的前員工說,北京80%以上的民營醫院被莆田系掌控,稍具規模的民營醫院每天在百度上投入推廣的費用達數萬元,而小型的整形門診每天會投入數千元,還有一些小診所每天投入則在幾百元到1000元不等。

      據其透露,百度醫療類推廣一天收入至少數千萬元,占百度整個行業推廣收入的四成以上。

      更low一點的例子有嗎?也有,就是經常被白領們嘲笑的房地產中介。

      盡管這十幾年來穿著廉價西裝的中介們一直被認為和洗剪吹是一個檔次的,但這波房地產交易大潮確實讓這個行業賺的盆滿缽滿,許多屌絲因此逆襲成功。

      話說現在北上深一套很普通的市中心房子,哪個不是千萬元起跳,這其中的中介費按2%算就是20萬,一年只要能做成幾單,性價比遠超天天加班到深夜的白領們。

      而與此對比,現在一個新三板公司上板前的法律審核,律所收費也就區區15萬,律師收了錢還要承擔法律意見書的責任。而房產中介根本沒啥責任,既不需要文憑,也沒見他們做太多事情,十幾萬、幾十萬的中介費輕松入袋。

      賺賣信息的錢,天生就要要比和賺賣時間的錢容易些。除了商業掮客,還有權力掮客,譬如“紅頂中介”——行業協會。

      “戴市場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業的轎子,收企業的票子”,寥寥數語,說的正是一些行業協會商會充當“紅頂中介”的服務亂象。

      不過,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全國近7萬家行業協會商會試點摘掉“紅頂”,與行政機關脫鉤,實行職能分離、財務分離、人員管理分離。

      最輕松的,是用錢來賺錢

      房產增值、房租、利息、股權收益這些都算靠錢賺錢。

      年薪幾十萬,不如拆遷戶。

      對于普通人而言,在這個時代,個人財富增長的主要載體就只有房產增值。什么都不如買房是過去十年來中國的社會共識。但很多人沒有再往深去想?為什么啥都不如買房呢?

      答案是,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資本回報率增速高于勞動回報率增速的時代。

      資本回報率開始高于勞動回報率的意思是:房價只要稍微漲一點,普通白領辛辛苦苦攢了好幾年的收入瞬間前功盡棄,賺的再多也追不上資產增值的速度。

      你們看那些投行精英,一堆又一堆sellside的人以跳去buyside為上岸目標,體現的也是勞動回報率和資本回報率的差異。

      現在只有極個別的行業(如互聯網),其勞動回報率的增速才有可能高于資本回報率的增速,所以這其實也可以作為判斷一個行業是否是朝陽行業的標尺。

      香港人把買房叫“上車”,把工薪階層購置的第一套樓盤叫“上車盤”,其實特別形象——想象一群人跟著汽車跑,只要你能跳上這輛車,你就是在車里坐著躺著,也比外面那些追著跑的人要移動的快。

      這,就是是靠錢賺錢的魔力。


      當靠錢賺錢和前面說的信息壟斷相結合時,威力就更大,有人在國內某景點外承包了一個廟,稍作裝修,一年的純收益是400萬,接下去躺著數錢就好。

      性價比最高的,靠賣他人的注意力賺錢

      一個人愿意為閑暇時間支付的開銷是固定的,那么簡單的計算就能得出平均每分鐘的注意力停留時間值多少錢,再乘以關注數,papi醬之類的網絡紅人就可以開始定價叫售了。

      所謂得屌絲者得天下,在賣注意力這個行當體現的淋漓盡致,一臺電腦一根網線,一年幾百萬上千萬的來錢,無本萬利,玩的就是群聚效應和屌絲經濟。這些新經濟的現狀有時會讓許多傳統的,循規蹈矩好好讀書上班的人心里不平衡。

      所謂的注意力經濟,其商業模式可以用一句非常久遠的大忽悠話來概括:“全中國只要每個人給我一塊錢,我就是億萬富翁了”。

      這句話大概20年前就有了,在90年代末第一次互聯網泡沫時不知道忽悠了多少美國投資者,后來事實證明絕大部分都是胡扯。

      現在20年過去了,技術手段可以讓一個在邊遠小縣城的人在一秒鐘之內把錢支付給上海寫字樓里的某個人,這句騙了20年的大忽悠話終于有了實現的可能。

      注意力經濟這個東西的規模其實很好計算,假設一個人一天24小時,除了工作8小時睡覺8小時外,還有4小時閑暇時間,那么注意力生意就是在搶這四個小時。

      就比如說網絡直播,我知道在比如陌陌直播這類的平臺上,一個臉蛋還不錯的漂亮姑娘月入十萬不是問題,憑的是什么?

      男屌絲夠多,男屌絲手機有支付功能,滿足這兩點就夠了。

      第一個條件以前一直有,第二個條件最近幾年才達成,所以對于這些姑娘來說,這個以前自己根本不敢想也想不到的神奇的時代就這樣來到了。

      (玩陌陌的人都知道,這個星光值100就等于一元人民幣,賺了多少一眼就能看出來)

      網絡直播為屌絲提供了以最小成本獲取和美女互動的虛擬體驗的可能,你并不能說這沒有意義。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各行各業的企業都在推進網站、微信等工作,個性化的需求也逐漸成為消費主體。與此同時,在網站設計、工業設計、服裝設計、平面設計等方向人才需求較大,設計師這一職業有非常不錯的發展前景,甚至延伸出各類設計師。

      最不劃算的,是靠賣自己的時間賺錢

      大部分人,沒本金、沒人脈,空有時間,便只能靠賣自己的時間來賺小錢,俗稱討生活。

      與前面網紅形成鮮明對比的,網紅依托注意力靠販賣周邊產品輕松賺錢,他們的下游則生存艱辛。

      而隨著電商、物流的迅速發展,快遞員的業務日益繁忙。作為整個電商產業最下游,快遞員其實是一個很辛苦的職業,整天在戶外風吹雨曬,寒冬飄雪天也必須冒雪前行,他們掙的都是“血汗錢”。

      普通人感冒了去醫院,幾十塊錢診療費,必須要有本科以上,考取醫師資格,實習1-3年,取得醫生資質的人才能開單。

      但老百姓一輩子90%的收入買個房子,就一群洗剪吹中介在操作然后憑空收十幾萬。

      普通女孩子從小刻苦念書,工作后披星戴月,加班加到頸椎出問題也不過就那么一個月幾千一萬的,網紅直播們撒撒嬌,唱支歌就一年上百萬的入賬。

      這樣想想,確實很難讓循規蹈矩一輩子的人接受。

      賣時間的錢賺的最為辛苦,是因為同質化競爭者以十億計,賣時間的人面對買方幾乎沒有議價能力,只能在食物鏈的最下游任人宰割。

      這當中聰明一點的人,靠逼著自己念書、進修、升職來增加勞動效率,能多賺那么一點。而大部分智力無法支持提升勞動效率的人,就只能靠增加勞動時間長度來增加收入。

      凌晨3點就起來擺攤的重慶小面夫妻,和加班到天亮的職場精英并沒有質的分別——他們的收入和自己的勞動時間長短掛鉤。

      想要跳出賣時間的泥潭,關鍵的關鍵,是降低勞動邊際成本,或者尋找能降低勞動邊際成本的領域。

      有人曾經討論為什么頂級的對沖基金比起頂級的投行業務,賺取的財富要高出一個數量級,恐怕也正因為如此——資金管理規模增加10倍等于收入增加10倍,工作時間并不呈線性地也增加10倍,可能只需要多花一倍,甚至和原來差不多。而那些收入增加10倍,工作量也跟著增加10倍的人,就只能在繼續依賴賣時間。

      人一天只有24個小時,意味著靠賣時間來賺錢,是有產能上限的。這就是為什么賣時間賺不了大錢的關鍵。